作家王万兵:网络文学背后的精神成长!

评论

我和王万兵,网络文学背后的精神成长

论王婉冰

文/刘仁普

当王万兵借助互联网进入文学舞台时,他的才华虽然令人眼花缭乱,但似乎并没有太多地刺激主流文学,与主流文学的正统和沉重的文学形象相比,王万兵在文学舞台上的出现显得索然无味,模糊不清,与主流文学的距离如此之远。流文学一方面使他受到庇护和忽视,另一方面使他在网络文学的土地上自由成长。他的才能、理想和抱负在这一领域通常可以孕育、培养和提高,与大多数作家相比,他的创作成长已经通过网络文学变成了人们的视野,因此,他的文学道路不仅清晰,而且坚持网络文学的新开拓领域,如他所说,H。E现在只能算是一个网络作家了,不管你读他的小说、散文还是诗歌,你都会发现一些最原始、最简单、最自然的创作元素,一些道德伦理和常识,这正是主流文学的创作体验。他的创作方向自然地将主流文学与网络文学联系起来,这也再一次说明了主流文学与网络文学的文学过程。

1。网络文学的创造性成长

如果我们在这里提到网络文学,我们必须谈谈网络文学的发展。

十多年前,网络文学的发起者蔡志恒在互联网上发表了一部小说《第一次亲密接触》。当时,他只是台湾的研究生。也许在当时,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是网络文学的发起者,1999年,在大陆方面,安妮宝贝凭借一本《永别了,维安》成为中国最受欢迎的网络文学作家,她以其独特的创作创造了本世纪末的颓废美丽的场景,我们知道慕容雪村的成都,今晚请忘记我,陆友清的《死亡日记》应被视为网络文学的早期作品。

在网络文学逐渐从陌生化进入人们的视野的同时,也受到许多作家和学者的质疑。艺术他认为,(1)网络文学作为网络时代的文学,其技术因素比历史上任何文学都要多,因此不仅容易出现只看网络而不看文学的现象,张洪先生直接说网络文学是垃圾,网络文学不是文学。(2)他对网络文学的认识锡安已经成为公众的共识,将网络文学推向了死亡的尴尬境地,然而,时代规律和文学发展证明,他们的错误判断并没有阻碍网络文学的成长和发展。与此相反,当今主流文学积极与网络文学相结合,实现了新一轮的文学热潮。

王万兵在这股浪潮的冲击下浮出水面,1971年出生于贵州省赤水市的一个农村家庭。1990年,改革开放的春风把他吹到南方土地上,成为众多农民工中的一员,在血泪斗争中,他一直坚持着一个梦想,那就是心中崇高的文学梦想,事实上,网络作家王万兵在16岁时就开始发表文章,但由于当时的现实原因,他开始发表文章。文学的嗜好总是让人生活的。直到2003年,当他开始创业的时候,他开始在互联网上写博客,并在博客上写一些相关的产品,因为涉及到很多电子商务文档。我通常会写一些情绪词。随着时间的积累,他已经有了一定的文学内涵,这又一次刺激了他。他心中埋藏了很久的写作欲望。

后来,一些网站为他运行专栏。其中一些专栏是关于商业管理的,有些是关于销售故事的。他把自己的文学基础以互联网的形式在他的职业生涯中工作了多年。2008年12月19日,他在互联网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我难忘的割草猪草》的文章。这篇具有浓厚乡土情结的散文,讲述了他在东莞18年的异国情调和对家乡的真挚感情,以及对童年回忆的纯真人生兴趣。正是这篇散文开启了他网络创作的大门,从此开始了他的真知灼见。纯文学创作。2009年,他的小说《赤水河鲁班民间传说》在新浪博客上连载,引起了江山网络文学网站的领导们的关注。2010年底,贵州省建设了一个文化旅游强省。他的小说再次受到贵州省委领导的青睐。他被贵州省作家协会正式吸收为终身会员,成为主流文学认可的正式作家,从成长到成熟的过程是网络文学转向再遭遇主流文学的逆向过程。

网络文学中的局部情结

王万兵的写作倾向具有强烈的地方情结。他特别注重挖掘和表达自己对家乡的感情。也许是因为他深深地爱着家乡,童年留下了明显的印记,忘不了赤水河的传说。因此,尽管他20年的流离失所,但他对家乡的记忆在指尖依然如此生动,这也是他特有的一种,情感的迸发构成了他独特的写作美学,在网络文学中确立了自己的写作风格。

他在接受《影子在线访谈》栏目采访时描述了自己的童年生活,这是一部由团委定级的以模特为特色的大型影视剧。他说,我的童年是灰色的。在我们的时代,我们没有足够的食物,因为土地没有分散,生产队没有足够的食物吃一天。剩下的一天,他说,我的童年是灰色的,你得吃树根。另外,我家里还有很多人。八个人是我的父母,他们靠工作和吃饭为生。我的两个姐姐都已经过世了,没有食物配给。在那些日子里,我们没有吃晚饭,因为我们吃不起晚饭,我们不得不等到天亮。我还想在梦里吃得足够多。

有一次,我哥哥去公社粮站买甘薯片,回来时锅里烧着水,但是因为我们家有计划生育,所以我们没有买。我们家又失望又饿。我对妈妈说,你们杀了我,把我煮了。不要饿你们。后来,妈妈偷偷地把我们扔了。赛德的三个哥哥为了养活别人,但母亲的行为,被父亲骂了一顿,这是那个时代在我心中的烙印。

哥哥去公社粮站买甘薯片,其实还不够,装甘薯片的袋子上印着红字:贵州懒人,当时我借了甘薯片还了米,这些事情发生在土改前,我六七岁的时候。

至于我父亲,他在我心目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我们的童年是靠自己的彩妆养家糊口的银匠手艺。我记得有一次,生产队分了口粮,我们家是120公斤粮食,八个人还需要98元不付工钱,否则,120公斤的口粮就不能分回家了。生产队的人还骂我爸爸。为了让我们家有钱买东西,那时候98元可以杀了我们家,但是我父亲用他的银匠化妆技术,一夜之间就赚回来了。当时,他带我叔叔到四川福宝去给菩萨穿衣服。在那个又老又破的年代,做那种手艺就是偷东西——偷偷地做。我爸爸也没上过那么少的课。

难怪王万兵的许多作品都这么着急。他的童年、亲戚和家乡一直是他创作的元素。只有仔细阅读了他的专栏采访,他才能知道他的精神成长过程。他也明白为什么他的作品总是充满地方风味。原因是他深爱着那个成长期。

在网络文学中,他应该是一个勤奋的作家。他创作了《清明雨》、《中秋月饼灾祸》、《总统夫人》、《西春暖》、《习水河民间传说》、《红原传》、《赤水河民间传说》、《道昌王伯杰》等作品,成为网络文学的真实传奇,题材广泛。可以说,它在网络文学中是罕见的。

三。网络文学的灵魂终结

对于王万兵的网络创作,我认为他的创作动机和目的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网络的迅速发展和商业文化的需要,使他自觉地在无意识的意识形态下进入网络文学;二是他是一个印象深刻的人。他的家乡,亲戚和成长。多年来他心目中的乡村情结需要一个释放的空间。此时,互联网为他提供了这个舞台,第三,他并不冲动。在繁忙的南方,他总是以一种平和的态度对待生活和写作,所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创作这么多的杰作,也就是说,一定程度的作家,也需要很大的决心。

王万兵的文学道路应该有一个巨大的网络文学支撑,在这个光环的照耀下,他自由翱翔,他的精神成长是网络文学背后不断完善和成熟的过程,同样,他的创作情感也在这里找到了良性的结局。

参考文献:

(1)2003年2月19日,欧阳友泉发表网络文学:技术艺术有关文章,请参阅2003年2月19日的《中国阅读日报》。

(2)2007年3月29日,广州新快报记者采访了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张红教授。2007年3月29日见广州新快车。

(3)2011年12月10日,团委《影子》在线访谈:王万兵新浪博客上可以看到对中国第一个作家村王万兵的访谈。

今日热点

特别推荐

小编精选

热点排行

相关推荐
热图聚焦
精彩视频
热门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山网——中山权威网络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中山网——中山权威网络媒体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邮箱:15884368@qq.com

联系我们|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