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研究:品牌塑造与企业社会义务同在 实现独特富饶

评论

  :2018年5月10日,由搜狐汽车、搜狐科技、搜狐财经、搜狐焦点、搜狐体育、搜狐时尚结合主办的在京举行。倏忽十几载时间,中国品牌不断登顶世界舞台。2017年5月10日,中国品牌日正式成立。这既是对时代的回应,也是对未来的号召。百舸争流,万物成长。2018首届中国品牌发展论坛邀你赴一场跨界嘉会,共探中国品牌的将来。搜狐汽车第一时间为您带来现场报道。

  李德林:现在终于轮到我们上台表演了,前面一个话题说的是特别的高科技,我们这一个环节聊一点跟生活,跟社会责任有关的话题。我们都知道现在国家,尤其是十九大提出了攻坚、脱贫,我们要想实现共同富裕,那就得歼灭贫困,毁灭贫困仅仅是我们老百姓自己不够的,所以须要在台上的这些企业家们一起来实现这个目标。怎么样才能够让企业和社会脱贫更好的融合,实现这个目标?在这个过程中尤其是企业,因为我们都知道企业追求的是利润最大化,不赚钱的企业都是耍流氓,那怎么还可能去扶贫呢?所以说在这个情形下,其实对于很多企业来说,他有一些品牌的需求,他也有一些社会责任的平衡问题。

  我们台上的四位嘉宾有万达、华西村、友成扶贫基金、中天金融。我们知道陈总,万达都不必太多介绍。曾经网上有一段视频就是王总在贵州的丹寨县的扶贫,你们在那一块的投入实际上应该超过16个亿,使得全部县提前完成了脱贫规划,并且失掉了中国的首个脱贫攻坚创新奖。万达实际上从王总创业以来到现在30来年其实一直在社会公益方面进行一些一直地摸索,整体的投入应该是超过58个亿。那么作为中国在做慈善捐献比较大的企业之一,陈总我想问一下,你们万达怎么样去均衡这个社会责任?尤其是在脱贫方面,你们这些经验心得跟大家分享一下。

  陈志平:感谢主持人,也感激搜狐给我们一个机遇。我就从万达做企业社会义务这个进程,大家可以看一看我们有一些详细的做法跟实际,可能有一些能够给大家一点点小小的启发。

  现在企业社会责任非常重要,去年中央国务院发了一个关于弘扬企业家精神的文件,其中第一条准则我今天还特地看了一下,就是要求企业家要主动的去承担社会责任,而且我们现在新时代企业社会责任说得很清楚,条目都说得很明白,比如你要投入光荣事业,慈善公益、关爱员工、诚实征税,都有一些明确的,我觉得这个文件非常清晰的阐释了我们企业界、企业家应该承担责任的大的范围。

  万达做企业责任非常早,万达企业创建之初就开始做企业社会责任,当时没有这个概念,其实我们还是重要受中国这个传统文化,中国传统文化独善其身,确实受这个精神的影响,所以万达一开始创业,我们董事长第二年第三年,1989年、1990年左右我们就有了第一笔捐款,这个其实就是一种情怀,我们也觉得其实社会责任应该是一个企业能够成为一个巨大的企业的一个非常重大的基因。虽然技术,贸易模式变更很快,但是你有没有社会责任感,有没有社会责任意识是决议你能不能做大的一个重要的因素,我们叫小胜靠智,大胜靠德,确实30年来万达做社会企业责任做了比较大的功效。

  第二我们做企业社会责任也是随着企业做大我们也在更加追求把企业怎么做得更好。2000年以后万达集团就形成了企业社会责任完整的一套体系,比如我们在理念上,在2000年以后万达已经成为一个全球性的企业的时候,有一定品牌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明确把我们的企业理念,叫“共创财富、公益社会”,实际上我们在思考一个问题,企业做大了,挣钱为什么?我们董事长重复思考,觉得最终还是为民族,为社会,确实我们也提出了自己的一些实践,包括赚钱的档次,财产的层次,要更加寻求财富的品德。第一赚钱最高的层次还是为社会,我们要做社会企业这个概念,在这个前提下我们树立了自己的体系,从那时起我们每年在做计划的时候都有捐助资金的,最近几年都是好几个亿,以前可能轻微少一点,随着企业做大。而且每年我们在自己的年度呈文上都要总结我们做企业社会责任具体的成就,就是做多少次。

  第三我们在2006、2007年期间已经构成了异常明白的企业社会责任系统。一是老实守信,二是关爱员工、三是绿色环保、四是慈悲捐助、五是传承文化,在传统文明上的传承和发挥、六是扶贫济困,救灾、救急,造成了非常完全的体制。

  第四我们把企业社会责任包括慈祥做成企业文化,成为企业制度的一局部,企业文化的一部门,现在万达有一个轨制就是所有员工都是义工,每人至少做一次义工,也不要求多,一个小时,但是我们会通过才能治理体系会盯到人,每个人必需做,就是让你去休会,而后去感想,这个现在也成了一个作用非常大的活动。比方我们还设立了一个返穷困苦的运动。就是要求员工深刻到当地,全国各地的公司包括海外的也要求,你到当地抉择地区农村也好,或者城市低端人口也好,比较贫困的人口,你去访问慰劳,不一定做义工。去年我们总部去了河北涞源,确切去了以后员工感触非常强烈,就是你从城市到了乡村那种反差非常宏大,所以我认为对心灵上有很大得震动,教育上,心灵污染的后果还长短常凸起的。

  第五是与时俱进。说到扶贫,我们社会企业作为社会公共组织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在症结时候要做出榜样,汶川地震的时候所有企业都出来捐款,帮助国家渡过这个灾害,到现在习主席提出了把脱贫攻坚作为全面决胜建成小康社会的重点工作,我们要把脱贫攻坚,精准脱贫作为企业的一项重点,承当企业社会责任最主要的一个方面来做。

  李德林:刚才其实陈总流露了一个小的机密,因为我最近也看了一下万达的财务报表,你们的利润或许是100-120亿左右,如果每年规划大概5个亿左右来进行做慈善的话,也就是它的整个慈善的投入会超过我们全国科研占GDP的比重,科研占GDP的到现在才1.5%,你们现在占到3%-4%,今天主办方部署很居心,万达作为一个实体企业,同时他们的一个重点是在贵州进行一个对口的扶贫。

  张老是来自于贵州的代表中天金融,当然张总还有一个身份就是民建中心农业与乡村委员会的委员,应当是对这个三农问题比拟关注。中天金融我们都晓得总部是在贵州,那你们始终是在致力于贵州的金融和产业的扶贫,作为当地的企业当然现在也正在走向全国,那么你们在这一块扶贫公益上面的一些阅历,一些教训跟大家介绍先容。

  张翼:谢谢德林,中天也是贵州省的第一个上市公司,1994年在深交所上市,比茅台的上市还要早。目前我们的市值肯定是跟茅台没法儿比,但是从2007-2017年,中天金融集团用于公益馈赠脱贫攻坚的总资金是30亿,作为一个长在贵州,感恩贵州的这样一个企业,其实我们更是带着情感去做精准脱贫和做精准扶贫的工作。

  我就跟大家讲一个故事,去年的时候有一个资深的网红,这个网红很著名,有名到什么程度?在国民大会堂的时候,我们的总给他让座,当时让座有两位白叟,一个是93岁的何专家,一位就是83岁的黄大发,这个黄大发为什么了不起,他是用了36年的时光在遵义市团结村在悬崖峭壁上凿了一条天渠,去年3月份发明了他之后就给他评为时期榜样,全国的道德榜样,但是那个村子固然解决了饮水的问题,到现在为止还是一个省级的深度贫困村。所以从去年4月28号,中天金融集团正式进入到这个村子。

  一开始的时候我们觉得对于一个村庄的帮扶非常容易,因为按照中天金融的实力,其实我觉得十个村都不是问题。但是这个村非常特别,面积46.2平方公里,这是什么概念?就是相称于北京市当时没有整合之后的东城区或者西城区的面积,但是他只有多少人在那寓居?1500人左右。所以是这么大的一个地广人稀的这么一个村落,扶贫难度非常大,当时我们一开端去调研的时候,我们想了一种模式就是异地搬迁,整体搬迁出来,这个对我们来说比较轻易,但是经过调研之后更多的老百姓不乐意搬出来,只有20多户搬出来,最后按照当时贵州省委的唆使和要求,还是必需要尊敬当地老百姓的志愿,所以我们就就地进行帮扶。

  首先是模式创新。因为我们知道在光大的农村存在着大批闲置资产,所谓闲置资产就是说它不值钱,比如大发渠长9400米左右,一个天渠值多少钱?当时我们非常尊重的问他的时候,说你用36年的时间修这个渠花了多少钱?老人家算了一下大略是30万,当时就说了一句线万,如果没有一个市场定价的话可能就是一个沉睡资产。所以当时我们进行了一个创新,就把大发渠估值3000万,中天金融资产出资3500万我们占52 %的股份,然后村里面占48%的股份,来成立一个旅游公司。因为村里面没有钱,我们知道农村农业空心,农村凋敝,非常重大的空心化,基本是零资产甚至负资产,而且同时我们商定,有价值500万元的股份要归黄大发老人和108个修渠的人所有,这是什么变化?就是三变,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村民变股东。就是老百姓成了股东了。黄大发老人现在也是这个旅游公司的股东、董事,他成为股民了,每一年年底时候可以分成。所以通过这样一种方式的创新,真恰是一种模式的创新,金融精准扶贫的这样一种尝试。

  还有农业公司,我们出了4000万,村民们也是拿土地的应用权作价入股一千万,我们独特成立一个公司,当地的村群体也是成为股东,这样的话包括我们的教育扶贫,我们常讲实在扶心扶智,扶智是特殊要害的,我们成破了一个3000万元的教导资金,已经资助了241个孩子,包含我本人,我在那边认了一个干儿子,我要负责他,基础上我的要求可能长到18岁当前不让他辍学,咱们赞助了271个孩子,只有上到高中以上你的膏火、生涯费全免,然而对不起我们有一个条件前提,盼望你学成之后不论你上的是中专仍是大专,愿望你学成之后回到团结村去就业,去创业,辅助乡亲们转变乡村,城市振兴。假如你不回到村里面,那对不起,你接收资助的50 %要通过你的就业逐年的进行返还,我们只有这一个请求,我感到这个要求是不外分的,我们更多的不是为了企业本身的好处,而是让更多的孩子们学成之后可以回到乡村,当初劳能源的缺少是农村振兴最大的一个问题。

  还有医疗的扶贫,我们有康养的团队,当时我们给全村人做了一个体检,第一次做体检当时老百姓问我们一个问题,说你为什么要抽我们的血,是不是要拿我们的血去卖?他没有体检的经历和感触。所以这里面有很多的故事,教育扶贫、产业扶贫、旅游扶贫、康养扶贫,这些组合拳才有可能让一个乡村真正的解脱贫困。

  李德林:我不知道这个下面的友人有没有当真听张总方才讲的这个故事,我是无比的激动,不愧是做金融企业出生。所以说他们的扶贫都是按照金融的路数在进行,放大杠杆。我信任这个村的老庶民可能做梦都没有梦到有一天他们也可以跟一家上市公司一起来合开一个公司,并且成为这个公司的股东。

  张总他们这个做法实际上在华西村很早已经进行试点了,可以说华西村是目前中国应该是排在第一的,村里共同富裕的这么一个村,产业非常宏大我知道,除了上市公司,除了房地产还有金融,甚至曾经还有钢铁等等,产业非常庞大,他们不仅仅让华西村的老百姓实现了共同富裕,其实也在大量的,尤其是中西部介入扶贫,赵委员,因为大家对华西村的扶贫就是跟你们当初对华西村的发展有什么模式上的一些相结合,让当地的比如说像刚才张总他们中天金融那样,让一个村子,让老百姓我们要实施共同富裕,跟企业一起去进行攻坚脱贫,那么你们比如说在中西部的这种扶贫,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模式?

  赵坚玉:我想华西村大家都知道,我们是1961年建村,华西团体1994年组建,现在已经快56周年,华西村早年在老的引导下打造了名村品牌,华西的产品就是售真价、说真话、定真价、遵法守约、取信誉。说到扶贫,90年代初吴仁宝老按照国家的八期扶贫打算,远赴宁夏考核,在宁夏和黑龙江建了两个塞外华西村,都是92年建的,到了99年无偿偿还,到了2002年,现在的武清恩上任后,我们小华西建设大华西,周边并了30多个村,服务周边村。吴仁宝老说个人富了不算富,全国富了才算富。我们统计2006年一年,全国的村支书村干部培训了40万,而且这些年也是逐年增添,每年都有,现在的每天都要去讲课,以前老每天到礼堂里去给他们讲华西的发展、华西的扶贫,弱势群体我们必定要帮扶。

  华西有钢铁、纺织,现在我们的也在转型,以量转品质,以膂力转脑力,现在建成旅游服务、金融投资、远洋海工、物流仓储和矿产资源、房地产,传统产业再技术延长改革来发展华西。

  李德林:华西很有意思,我们的企业个别都是公司进行并购,他们并购村。一并购可能不是一两个,而是三十多少个村。跟华西村一起发展的名村现在不太多,华西村应该说是通过上市,通过并购现在发展是比较好的共同富饶的村,在扶贫方面你们也是按照本来村的模式去做的,实际跟张总他们还是有一些类似之处。你们是村与村之间的并购。

  赵坚玉:目前也有项目上的搀扶,我们现在在云南、贵州、、新疆也是在做新能源项目国家的精准扶贫,而且一干就是20多年,比较久远。

  李德林:张秘书长,你们基金会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是两岸三地,由、香港和的企业家出钱,你自己也有国际扶贫的背景。现在无论万达也好还是张总的中天金融也好,我们都属于的企业,国际上对于扶贫对我们现在国内有一些什么可以鉴戒的经验?

  张静:友成基金会虽然是两岸三地在原始资金上由这些企业家来资助的,但是我们的基金会是国务院扶贫办指点下的基金会,我们的业务归档口领导单位还是国务院扶贫办。我们做了11年扶贫,也是这两年2015年提出精准扶贫之后才发现有越来越多国内的企业家和国际企业来参加到扶贫当中来。我本人来友成三年,之前在万通地产做企业社会责任,来友成之后管理的根本都是国际扶贫的项目。我能深入领会到国内和国外在企业社会责任方面,在战略方面还是有很大的区别。

  第一,整个企业社会责任的战略方面,国际企业更宏观一些。以整个世界的社会议题为主,比如像盖茨基金会关注某一个群体,关注贫困地区食粮吃饭的问题,我们的资助方沃尔玛(全球)美国基金会针对全球贫困地区女性的经济自立,包括摩根大通只是关注年青人就业方面的领域,虽然它们现在的地域都选到国贫县,但是他们的品牌永远都是立在原来的初心,我原来要关注的人群永远是不会变的。这是战略的制定上。在国内的很多企业战略制订大部分先从公司的业务着手来制订公益战略,跟国际企业制订战略目标上不太一样。

  第二,社会责任办法上的做法也不太一样。国际机构普通全体委托NGO来做,在取舍项目标时候要突出一个新,生机能用创新的方式来解决寰球的公益目的。用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一定要找在中国做项目管理、项目监测、项目评估的专业机构来配合,一协作就是五年八年十年,是长期的战略合作搭档关联。在国内的企业来讲,大部分都是企业社会责任部分,有一些像我原来工作过的万通,万科、万达也是我们学习的模范,成立了自己的企业基金会,企业的老大如果关怀这个范畴,就会把它的目标定得很高,就会用这样一个体系方法去执行这个项目。大部分的企业社会责任部门都在总裁办,其实也阐明了是老板非常关注这个事情,而不是说公司非常关注这个事情。在执行上大部分都是由企业的社会责任部门或者成立的基金会来实现这个事情,可能下放到民间的NGO组织就略微少一些,当然有一些企业社会责任部门因为职员少,而且做公益不专业,会把这个钱资助到像我们这样的基金会来履行。

  第三,项目评估的方面,国内和国际也是有一些差别的,在国际方面的评估指标是非常严厉的。好比扶贫的定义是什么?你这个项目做到什么水平,你的KPI是什么,一定有量化数字的产出,而且会把社会影响力也用量化的指标来评估出来或者用非常专业的评估讲演,而国内的很多企业社会责任在做的事件往往停留在品牌传布力上面,这个是我资助的,我的意愿者在这儿服务了多久。这个是没问题的,大家都在做扶贫这件事,但是对于国内外在项目成功的评估上可能不太一样,大部分国际机构对于品牌是否露出,在某一个角落上放我的LOGO都没问题,我也不会来人专门讲话,只要把事做好了,对受益人好就好了。

  还有比较过细的一点,刚才中天的这位老总说,一定到村子里面调研需要,这个也是国内外企业在做公益时不太一样的。国际企业特别关注受益人的需求,我们在调研方面的工作做得非常非常足,各种调研报告,各种情势的调研,包括商业考察、入户,我们在做项目的时候一定从需求动身,而国内在挑选地区和人群的时候可能大部分还是依据企业的需求,比如业务希望在这个地方有所发展,都是没有问题的,只不过方法不一样。

  李德林:刚才张秘书长提到两个词,我侧重听了一下,一个对于公益的创新问题,还有一个企业的效益和社会的效益怎么样实现共赢,这是我们立刻要探讨的问题。从企业的角度来看,我们都是不同的行业,有金融,有房地产,有综合类的,还有存在两岸三地背景的基金会。现在有一个问题,说到创新以前就是捐一笔钱就OK,现在每个企业怎么样应用新技术跟自己企业的优势,让扶贫公益更加精准化。

  张翼:首先精准辨认,我们还举团结村,46平方公里,我们怎么去懂得每户的信息,当时全村建档立户的贫穷户481户,经由终极筛选之后只有200多户相对帮扶。这些人怎么调研出来的?通过天天步行的方法,最原始的方式去做入户调研,入户调研的本钱非常高,三大攻坚战,以前叫精准扶贫,现在讲精准脱贫,一个字的改变,这里面有深意。我们要从扶贫的思维转变为脱贫的思维,脱贫的思维就是你要从被动的被扶贫改变为自动的脱贫。在西部地区许多地方还是存在等靠要的思维,在精准识别之外,一定要心智改变。

  团结村一开始进去的时候有多猜忌甚至仇视,现在为止一年的时间,老百姓的心智产生很多变化,有将近50多个村民从外面打工返回来,对我们是一种确定也是一种激励。今年春节的时候,我们当时扶贫的小分队回到家里面过年,跟黄大发老人离别,老人专门做了一顿饭。老人说正月初八你们一定要回来,不回来我就到村口等你们。从0到1建立100人的团队在团结村常驻。

  赵坚玉:我们华西持续为欠发达地区的村支书、村干部免费培训,我们也有华人基金会和各至公益活动开展,帮助这些弱势群体,华西青年为了锤炼,到贫困的贵州的穿洞村,这次刚去了青海哇玛村,同吃同住同劳动,帮他们一块儿把华西村的很多传统弘扬下去。

  陈志平:万达做的项目也是在贵州,投入16亿,其中包括3个项目,脱贫基金、扶贫基金,一个是职业技巧学校,一个是旅游小镇,长期效果做教育,中期效果做游览小镇产业扶贫,短期时间也不短许诺十年五个亿兜底,如果不够脱贫尺度,我们直补。通过三方面长中短联合帮助整个县脱贫。

  说到万达的模式,友成的秘书长说到国际和海内企业不一样的地方,我想说说我们详细是怎么样的做法。这次我们做了中心项目也有小镇,做得比较胜利,引起关注,包括商学院来访谈我们,我们怎么能够把这个名目做成?资金的原因吗?不是。良多企业都十分有钱,我们可以补钱或者依照我们基金的模式。由于处所好吗?也不是,这个地方贫苦地域,资源不足,如果足的话早就脱贫了,是历史积聚的起因。从我们的做法来说,我们在用企业家的精神来扶贫。企业最大的上风就是企业家的精神,企业家的精力是什么?

  第一,翻新。我们做了一个模式的创新,长中短的总县帮扶,我们帮乡,跟着国度精准脱贫策略的实行,我们做大一点,尝试帮助一个县,通过教育工业赞助一个县脱贫,取得国务院脱贫攻坚战脱贫立异奖。

  第二,产品要有工匠精神,要把品质做好,我们的产业扶贫是旅游小镇,经过一年确当地调研,否认了农业项目,我们做的项目建起来了要去经营,充分应用企业的专业品牌能力、营销的能力、科技的能力,把你企业的能力优势真正把项目建起来。旅游小镇做得很成功,去年6月份开业,现在有450万人流,在贵州省排前三,带动全县的旅游收入实现六七倍的增长,濒临两千人。

  第三,追求出色。我们对这个项目完整没有停止,我们的目标很清楚,就是打造玉成国的旅游品牌,最终能够给这个县发明长期的利润增加点,甚至能够深刻改变面孔,不仅脱贫,引领小康,改变县城发展的态势,追求卓著。我们一定把这个项目做成,充足施展企业的能力。

  张静:有两点,刚才我们说的需求,万达和很多非常大的企业正常都在做产业扶贫,包括中天也是,笼罩更多的精准人群,还有很多企业是中型又有企业家精神,想做扶贫,每年的扶贫估算一两百万比较少,我们倡议去更精准的发现一个人群,比如我们定位一个返乡妈妈人群对于解决留守儿童、留守老人,还有村子里面的活气问题都能解决,而且让妈妈回来做什么?我们用了创新的方法,电商扶贫,做电商的技巧培训,帮她们把本地的货色卖出去,很小而美的项目,又关注到心灵里非常柔软的群体,这样的项目是可以做的,要精准。

  第二,聚集影响力。对于我们这样的基金会来讲,是一个平台型基金会,扶贫是政府、社会、企业包括公益组织共同的责任,单凭一家企业或者一个公益基金会或者一个县政府是不能满意扶贫义务的,我们希望能够把各家的优点拿出来,比如我们跟摩根国外的基金会做这个项目的时候,会把快手和本日头条互联网的资源引进过来,大家八个字的特长都放进来,我们形成一个协力在一个县扎根做一个项目,它的效果可能更好,也会更精准。

  张翼:乡村振兴,改变正在发生,我们常说兢兢业业才能顶天立地,我们做公益做扶贫也是要靠这样一种精神,我们在贵州的扶贫就是这样一种模式,333。通过三变融会三产,推进三农振兴。

  陈志平:小善靠智大善靠德,作为企业全身心主动承担社会责任,更好投入到国家民族的大业当中,自己能力发展得更好,才干更有成绩感。

  张静:精准脱贫和乡村振兴最重要的是人,所以关注人的可连续发展是最大的公益,也是企业最大的社会责任。

  李德林:小平同道曾经说过,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由这一部分人带动大家共同充裕,台上的企业家代表们他们正是遵守着小平规划的路线,在脱贫攻坚这方面做出了伟大的奉献。感谢他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推荐文章: 相关的主题文章:

今日热点

特别推荐

小编精选

热点排行

相关推荐
热图聚焦
精彩视频
热门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山网——中山权威网络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中山网——中山权威网络媒体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邮箱:15884368@qq.com

联系我们|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